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在ArchDaily发布Nikos Salingaros的书《统一性的建筑理论》,并以连载的形式将其数字化,免费提供给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建筑师。在下面的段落中,Salingaros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决定开放阅读的权利,并介绍了他的书的主题:回答古老但是令人困扰的问题:“为什么建筑师和普通人对于建筑具有截然相反的偏好。”

ArchDaily和我开始了一个新的关于出版的想法,其中了出版业革命性的的未来趋势。现在,我的书《统一性的建筑理论》,于2013仅在美国的出版。通过与ArchDaily及其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姐妹网站的合作,它也将很快以不同的语言与所有网上读者见面。每次发布一章,学生和建筑从业人员能够在闲暇时消化这些内容,也可以打印出来组装为一本“自制读物”作为参考,或用于课程中。这是头一次学生有机会获得这样的材料,利用他们自己的时间,以自己的语言写成,而且是免费的!

这本书本身是从我去年教的建筑理论课程总结而来。学生们对于人类如何应对不同类型的建筑形式和空间提出了新的科学的结果。在课程结束后,每个人都拥有了足够的知识来利用新的方法能够评估建筑、城市空间的内部设计是否更适合人们。

“ 这种方法当然是与现在所称的“建筑理论”完全不同的。”

这里提供的“理论”是精确统一的,因为它描述,并且帮助理解了各种不同风格的建筑。此外,它还具有预测价值。其中分析的基础是客观的,没有哲学、思想、或政治上的偏见。我相信我所用的语言(来自于科学的背景)是明确而直接的。因为这个原因,它是对于当今的作为一种不被大众理解的智力游戏的建筑话语的一剂解药。

我想不夸张地声称这本书(和基于其上的研究)给出了古老并非常令人困扰的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建筑师和普通人对于建筑有着截然相反的偏好。人们的反应是根据他们的生物直觉来判断他们的环境,来评估它对人体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建筑师,在另一方面,习惯于忽视自己的身体信号,而是借由一种抽象标准来判断世界的。在许多情况下,这种判断导致他们创造了带来焦虑而不是健康和福利的建筑。

确实有大量的建筑师在朝着这本书的方向,试图使用更多的有机形式来打破玻璃或混凝土的方盒子。但是,在缺乏科学的背景的情况下,他们继续通过视觉直觉来实践只能活的有限的结果。

这就是这本书真正的作用:通过区分(1)有机秩序的表面现象(2)根据生物形态生成的同一过程进行建筑形式的生成。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机制。所有这一切都在这本书中进行了详细解释。

在这本书中的思想是通过采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建筑和设计形成的;因此,大部分结果是完全原创的,与建筑高度相关,同时严格定位于在公共建筑话语。大部分的设计组织如果错失它们,将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总之,这是一个热衷于发展创新形式并且提供健康有吸引力的生活环境的年轻的建筑师们的金矿。但是这本书却付出了一个小的代价,就是不可避免地去批评那些相反去追求图像生成设计的(通常是被高度重视的)建筑师。虽然我不完全否定他们,但是任何人读了这本书很快就意识到,基于图像的方法从基本上是有缺陷的,应该被放弃。所以这本书一定会激怒一些人。但以建筑进步的名义——我邀请你来接受挑战。

Figure 2. The fractal pattern of self-organizing urbanism.
Figure 2. The fractal pattern of self-organizing urbanism.: On the left is a simple fractal pattern called a “Cantor Gasket”. On the right is a much more complex and irregular pattern with recognizably similar fractal properties, a traditional urban neighborhood in Baghdad, Iraq. Notice the similar patterning at different scales of bordering spaces and alternating patterns of indoor-outdoor space. © rawing by Nikos A. Salingaros (left), Image: G. Eric and Edith Matson Photograph Collection, Library of Congress (right)
© Nikos Salingaros
© Nikos Salingaros